诗恩阁资源网努力打造全网最全的资源分享平台!

首页 >  娱乐 / 资源

诡异弯道之——悬崖上的白衣女子

诗恩阁 2019-05-28 娱乐
探索未知事件,了解不一样的世界。爱探索频道,开拓你的视野,丰富你的见识。

这世上总有一些事情无法以常理度之,总有一些存在超出我们的认知之外!令我们着迷,使我们困惑,同时也让我们心怀敬畏!

比如说,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怪神仙?有没有天堂地狱?有没有前世今生?有没有因果循环?所谓的唯物论者,对这样的疑问习惯性的嗤之以鼻,他们坚信现实世界的物质属性。认为物质决定意识,人死如灯灭!为了维护其信仰的正统与权威,竟草率的对前者套上“封建迷信”的“禁箍”。这种狭隘的主观认识既愚蠢又荒诞!不但将自己困在了“井底”!更是束缚了人类对宇宙人生终极真相的探寻!

世界从哪里来?物质的本源是什么?是本来就有还是从无而生?在这些根本性的哲学问题和科学问题上,任何自以为是的揣测和武断都是对真理的犯罪!

言不赘叙,这里要说的是有关我们农村老家一个灵异的地方所发生的诡异的事!事件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到本世纪的近一段时间。那时候我正在村小学读书。而这个灵异的地方就处在我每天上学回家的必经之路上!还有那件诡异的事就发生河对岸!为了理解上的方便,在这里有必要先描述一下具体的地理环境。众所周知,陕西南部处于秦岭以南,中国地理分界线由北向南的过渡地带,多山川林木,草泽河流。我老家村庄就处在南北走向两山之间一处狭长的河谷地带。开阔处两山之间大概有300米的距离,最窄处不足50米!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由西向东从谷地中间淌过,将村庄和耕地一分为南北两面!村里大多数人家都是依山而居,临流耕作。有一条呈h状的道路从谷口一直延伸到谷里……

我家住在谷口,背北面南而居,在地理坐标上位于字母h的落笔处,也就是河谷的东北角。学校的位置位于字母h起笔的反向延长线上。也就是说,我每天上学的路线,基本等同于沿河流北岸自东而西穿越了半个河谷(大约1.5公里)。而前面提到的那个很灵异的地方,恰恰就处在地理坐标字母h第一笔和第二笔的相交处,继续往东大约150米距离范围内,以及字母h第二笔和第一笔相交处,(也就是道路由南转北的拐弯处)一直到第二笔竖向(道路由西向东方向)延伸线大约15米的地方,尤以两笔相交处为甚!且这一段路恰好又是无人区。

到底是怎样一个灵异的地方?能给人怎样的灵异体验?任何文字似乎都难以切切描述那种身临其境的冲击!记得那时候,最怕放学回家一个人走那段路,特别是秋冬季节,天亮的晚黑的早,那时候我们下午一般五点放学,特别是遇到阴天,基本上赶回家天就快黑了。每次走到那个拐弯处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和压迫感!就好比冷水当头,倾盆而泻,头皮发麻,毛发乍立!又好似芒刺在背,直穿心胸,立时令人魂不附体!尤如那丽日乘空,突遭黑云压顶!顷刻间寒气森森!为什么会这样?就连当事人也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在恐惧什么!那种恐怖的压迫感是随着那个拐弯瞬时生起的,无所从来!从拐弯处由南转北过了石拱桥(老一辈人为了多些耕地面积,也为了防止水患,在集体公社时代将河道两岸的土地以石拱方式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个跨度三米左右的石拱桥,和一条长度达1.5公里长的暗河,恐怖的拐弯处一直到h第二笔由南北转向东西方向处,也就是h的拱形段,便是暗河的出口。因地势原因,出口处形成了一个落差15米左右的瀑布)。自西向东行走大约15米,跨过路中间一道清流(从山根地里流出来的一股山泉水,横流过路面,汇入主河道)以后,刚刚那种恐怖的感觉顿时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所归!

不止是我,村里的老人孩子都对这段路有过不止一次像我一样的恐怖经历!只要是从那里路过一次,就会有一次相同的遭遇!后来人们晚上外出如果要经过那段路,都是尽量几个人结伴而行!

大学毕业后因为工作原因,很少回去了,即便回去也没有再去走过那段路,听村里人讲,那一段路,一直到现在还是那样令人窒息的诡异……

现在我们再来说说和那段路有某种关联的诡异的事!

时间大概是2003年初夏,天气温和。这段时间恰好是农村相对农闲的时候,麦田里是一片绿意盎然的麦苗,山上是一眼望不到边的青翠。大多数青壮年不是在外面上学就是去城里打工去了,留在村里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妇孺儿童和老人。

本家爷爷退休后便从城里回到老家养老,老家有山有水,白天有蓝天白云,晚上能看到星星,爷爷说这就是他心目中最惬意的生活。每天早饭过后,沏一壶茶,坐在院子里,一边听着广播,一边品着茶香,那叫一个滋润!金银花成熟的季节或是其它草药采摘的季节,他也会去山上做一个采药翁,用他的话来说,一点兴趣爱好,主要是预防老年痴呆……

那个年代山上有一种很值钱的东西——松鼠屎!没错,就是松鼠的粪便!至于为什么值钱,到底有什么用处不得而知。总之,那时候好多农村人农闲的时候就去山上寻找松鼠屎去了。据说要是找到门道的话,收益可比种庄稼强太多了!但这种活儿并不是谁都能做的来的,首先考验的就是个人的登山攀岩技巧!因为松鼠的巢穴大多建在悬崖峭壁之上的石洞或石缝里!没有一定攀岩经验的人弄不好会摔下去的!我们村河谷北岸,字母h第一笔和第二笔相交处继续向东150米左右,有一处陡峭的悬崖便是攀崖人经常光顾的地方!这里要说的,就是关于一个攀岩寻粪人的遭遇!

这天,吃过早饭后,爷爷像往常一样,沏一壶茶,坐在院子里一棵核桃树下悠闲的听着广播,自斟自饮。河对岸的山林间,忽然惊起几只飞鸟,寻声望去,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正系着绳索攀悬在对岸那处最陡峭的山崖之上!那处山崖是我们那里最险最峭的山势,是大山整体突出来的一块独立的绝壁!大概有三十米高,给人一种壁立千仞,临之目眩的视觉冲击!绝壁上的石缝里生长着几棵孤独的,但生命力顽强的松树。

这个人爷爷认识,是谷外邻村的人,姓周。按辈分讲,该管爷爷叫一声叔。这里,为了行文方便我们暂且称他为老周!当时爷爷看到老周攀悬在峭壁之上,绳子的另一头系在崖顶上的一颗粗大的老树上,老周正在一点点向下划行,他要去的地方是距离崖顶大约三四米处一个稍凹进去的石坳处,那里有松鼠的巢穴!据爷爷说,当时看得提心吊胆,他本来想喊老周赶紧下来别再去了,但是又怕突然间一喊惊着老周,反而更不安全。

就在爷爷替老周安危揪心之际,定眼一看,突然发现在崖顶的悬崖边上,侧着身站着一个穿着白裙的女人!那女子一身白衣白裙,长发披到腰间!一动不动的似乎正注视着崖下的老周!如此陡峭的绝壁之上,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女人?难道是老周老婆?不可能!这个想法被爷爷当时就否决了!首先,爷爷和老周他们家还算熟悉,从年纪、样貌、穿着打扮等各方面看,都不会是老周媳妇,白衣女子感觉也就三十岁左右,虽然看不清相貌,但整体看上去更年轻;其次,虽然是初夏季节,但还没有到穿裙子的时候,特别是在山里面,早晚还有一些凉意;再次,有谁上山会穿着长裙?最后最有说服力的一点,白衣女子长发及腰,而老周老婆是短发!况且在如此陡峭的悬崖顶上,即便像老周这样的攀崖高手尚且需要借助钢索以保安全,而那白衣女子竟能只身立于绝壁之巅的最边缘处!爷爷说,看上去那女子半个身子似乎就悬在空中!看一眼不由得令人足底发酸,感觉只要一股清风就能让那女子跌落崖底!那不是人!谁会站在陡峭的悬崖边上!老周指定是遇到脏东西了!怎么办?老周这会儿还在小心翼翼的向着石坳处的松鼠巢穴挪动,胸膛贴着峭壁,双手紧扣凸石,两只脚在试探着,尽可能踩的结实一点儿!爷爷看得胆战心惊,心里不由得替老周捏一把汗。

好在一切都有惊无险,老周在经过艰难的攀挪之后,终于够着了崖壁上的一颗松树。这颗松树生长在陡峭崖柱与主山体相连的山缝中间,主干有碗口粗细,足以承载一个人的重量。树干是斜插在崖缝中的,与山体差不多呈45°角,人可以坐在上面或是骑在上面,几个枝干恰好可以给人以背部支撑,是一把天然的“崖椅”。松鼠洞就在这颗松树左侧大约半臂距离的地方。有了这棵树做安全支撑,掏到松鼠屎也不算太困难,其实最大的挑战在于从崖顶划着绳索降到与松鼠洞平行位置之后,还要再向右方向攀挪大概200公分左右的距离。因为能够系绳索的那颗老树位于松鼠洞左侧斜上方。所以这段距离,绳索基本上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只能是保证人不会摔下去。要到达洞口主要还是靠人扣着凸起的崖石或抓着石缝里的树枝,一步步小心翼翼的挪动。

看着老周到了洞口坐在了树上,安全应该无虞了,爷爷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但令人不安的是,那个白衣女子还是一动不动的“飘”在崖顶!还是刚才那个姿势,侧身望向崖底!这时候开始起风了,山上树枝摇曳,绿叶翻飞,慢慢的浮云遮住了太阳,天空稍稍的暗了下来。刚刚还好端端的晴朗天气,不一会功夫就阴了脸。望着对岸山崖上那诡异的一幕,爷爷猛然间觉到哪里不对,一种很愕然的感觉,但一时间又说不好是什么原因……

突然间,数声紧迫的锣声打破了这诡异得似乎已经凝结了的空气,爷爷寻声望去,声音应该是从西边哪户邻居家传来的,空谷传声,更觉响亮。当爷爷再次回头望向对岸悬崖的时候,那个白衣女子早已经无影无踪!就那么两三秒钟的时间,那白衣女子原地消失了!爷爷这时候才突然反应过来,刚才刮风的时候,那白衣女子的衣裙头发竟丝毫未动!而他旁边的树却在不停的摇动,枝叶翻飞!

这时候,只见老周不停的用手抖着绳索,好像是觉察到崖顶上有什么问题,因为距离稍远又是斜对岸,再加上崖上松树的遮挡,看得并不是特别清楚。只听得不一会老周向这边对岸喊话,意思是说,不知道怎么回事绳索上全是水。听到这儿,我自以为是的说这个现象好解释,夏天的早晨多露水,肯定是树上或者草上的露水在老周拉动绳索的时候抖落下来然后一部分就顺着绳索流下来了。但这个解释当时就被爷爷否定了,因为就在前一个晚上,刮了整整一夜的风,天亮才停下来,因此不可能有露水!即便山上会有一些露水,也不可能把绳子都弄湿了!更重要的是,老周本人也否定了这种说法!这是老周下来之后,走在河对岸,和爷爷打招呼的时候说的,爷爷就问收获怎么样,老周说不怎么样,本来还打算进西沟里呢,绳子上全是水,打滑的厉害,刚刚差点下不来!爷爷还问是不是早上露水太大了,老周说,山上是有些露水但不多,只是奇怪的是,他刚刚上去解绳索的时候,树根有一滩水,不知道哪里来的!我尝试着想给爷爷一些启示,就说会不会是树旁边有个泉眼?因为我们老家山上泉眼是很常见的,小时候去山上采蘑菇或者野菜,渴了就会用双手掬起一捧水来喝。那滋味比现在那些所谓的矿物质水好太多了。但是这个想法依然被爷爷给否掉了!那块儿自他小时候记事起,就从来没见过有什么泉水流出!再说,如果那颗老树下真有泉眼,那山崖上就不可能是干的!距离崖顶老树最近的山泉是在悬崖左侧二十多米远的山坳里。水量还很大,特别是在雨量充沛的季节,从山上倾泻而下,因山势错落形成一道瀑布链,很是壮观!如果非要说树下那一滩水是来自山坳里那眼山泉,那除非水能倒流!那么,树下那一滩水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周绳子上的水又是从哪里来的?这个异象最终都没有找到合理的解释……

我当时问爷爷,那一阵锣声是怎么回事?爷爷说,他当时以为是邻居也看见了那个“脏东西”打锣驱邪呢,后来才知道是西坡山坳里邻居家的小孩玩耍呢。说是早上大人在屋里收拾屋子呢,几个孩子不知道从哪个柜子底下找到了他家祖爷爷以前唱戏的时候用过的一个铜锣,拿到院子里正玩呢,大人听见声响就出来训了孩子一顿,说这东西不能乱敲!爷爷还特意问邻居,当时出来有没有看见对岸山上有人?邻居说,他出来就看见老周在崖上掏松鼠屎,还说了几句话,老周还说怪得很绳子上全是水!这是后来老周出事后,爷爷有一次和邻居闲聊时聊到的。

也许是冥冥之中的定数使然,也许是阴差阳错的运数作梗。半个月以后的一天傍晚,老周又一次攀悬在那面山崖上!那天爷爷从镇上回来大概是傍晚五点多钟,虽是傍晚,但夏天白天还是会长一些。此时的山顶上还能看见夕阳的余晖。爷爷进屋放下东西之后,泡了一壶茶,便来到院子里的核桃树下开始品茶纳凉。无意间再次望向斜对岸悬崖的时候,那诡异的一幕又出现了!还是在崖顶,还是在老周的左上方,还是那个女子,还是一袭白裙长发及腰,还是侧身望向崖下……

爷爷说当他再次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总感觉老周要出事,具体也说不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一种很不祥的直觉!他当时脑子里想的就是怎样弄出点响动,或许能像上次的锣声一样赶走那个脏东西。可是身边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只有靠在墙角的一把铁锨。情急之下,爷爷抄起铁锨用力的磕打在院子里的一个石凳上,发出了呛啷一声刺耳的声响,震得山谷一阵回响。别说,这招还真管用!再看山崖之上,除了老周背起布袋准备收工,更不见有一个人影!爷爷提起来的心这才稍微放下来。

这时候,谷口方向传来一阵摩托车的声响,不一会儿,村西头的邻居家小伙小杨从镇上买东西回来了。路过爷爷家门口,停下车跟爷爷打招呼,爷爷这才回过神来,两人聊了几句,小杨突然指着对岸的崖顶跟爷爷说,那是谁啊?上山还穿个裙子!爷爷心头一惊,扭头望去,那白衣女子又出现在原来的地方!爷爷压低声音跟小杨说“看见没有,你周叔还在半崖上呢,赶紧喊他快往下滑!上面那是个不干净的东西!记住,就说看天色快要下雨了,让他下来,其它的啥都别说”!

小杨一听这话吓得脸色煞白,战战兢兢的转过去,还没来得及开口呢,但听得一声凄厉惨叫,眼见老周从绝壁之上疾坠而下!紧跟着就是一声沉闷的坠地声……整个过程大概只有两三秒!吓得两个人心惊肉跳,魂不附体!一时间,刚刚归巢的倦鸟,被惊得弃巢飞逃,盘旋在树林上空,发出惊恐的悲鸣,久久不肯回巢!

听到动静的人们,不约而同的迅速跑去营救,据当时在场的人说,当人们赶过去的时候,人就已经没救了!爷爷本来也准备去看看的,毕竟也算半个乡邻,但是被几个年轻人拦下了。在农村,这种情况属于横死,老年人和小孩最好是要避开的!

几个年轻人帮忙用布遮住遗体,然后打电话通知了家属。大约晚上八点左右,遗体被运走。爷爷说,那天晚上从九点多开始刮起了大风,不多时便是风雨交加,电闪雷鸣!风裹挟着雨,发出呜呜呜的声响……直到天亮,雨才渐渐的小了下来。整整一夜,爷爷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睡,对岸树林里的猫头鹰一晚上叫个不停,瘆人的声音在风雨声中,忽远忽近!一闭眼,眼前就是那诡异的一幕和老周坠崖的情景……

第一次听爷爷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已经距离事发时间过去差不多半年之久了。因为那时候我在外地上学,一般情况下只有放长假才会回去。我当时还问爷爷,为什么第一次看见那个脏东西之后没有告诉老周呢?爷爷说,说起来他也很后悔,那天老周下山以后,他们还隔着河聊了几句,如果他当时说了,也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悲剧!但当时他自己也不确定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是女鬼?还是成了气候的邪祟?还是自己眼花了?虽然自认为视力很不错,但毕竟是七十岁的人了!谁能保证不会看花眼?如果贸然的给人说自己看到了什么鬼魂之类的东西,一是会让人感觉很突兀,再就是给人添晦气!让人觉得一大把年纪了,一天还神神叨叨的……

第二次之所以能够肯定那个白衣女子就是个不干净的东西,一是因为她的反复出现;二是因为有了第二个目击者!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老周摔的相当离奇!

据当时帮忙现场收尸的邻居说,老周摔下去的时候,是带着整条绳索一起下去的!也就是说,绳索并没有断!而且本应该绑在树上的绳子的另一头打的结并没有被解开!还是一个打着死结的绳套!这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因为崖上能够安全固定绳索的地方,只有那颗碗口粗细的老树。主干上布满枝枝叉叉,树冠差不多有五米左右!这就是匪夷所思的地方,没有打开的绳套是如何从树上脱落的?除非……除非绳子根本就没有绑在那颗老树上!那么问题来了,绳子绑在了哪里?崖上只有那颗老树是唯一能固定绳索的地方!因为老树的树冠基本遮盖了整个崖顶,旁边都是一些不成材的小树,根本就无法承载一个人的重量。而且那些树根上也没有任何与外物摩擦的痕迹,只有那颗老树,因为是攀岩唯一能固定绳索的地方,所以根部有一圈很明显的摩痕。还有一个最直接的证明就是,绳套的大小几乎刚好可以套在老树上……

爷爷说,自从老周出事之后,每当他在院子里乘凉喝茶的时候,还经常有意无意的往山崖之上望几眼,但是那诡异的一幕再也没有出现过……


更【凡人凡,长生长。若说凡人有情皆苦,长生无情又有何欢?】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又到了和大家说再见的时间了,明天将为大家分享更精彩的探索文章。

Tags:  灵异事件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