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恩阁资源网努力打造全网最全的资源分享平台!

首页 >  资讯 / 资源

李泉佃:人蚊大战何时休

诗恩 2019-05-09 资讯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发在小站站,大家看一看。

生活中,幾乎每個人都遭受過蚊子的騷擾和叮咬。一提起它,無不深惡痛絕。

所以,消滅蚊子,免受其害,自古以來便是人們為瞭維護健康的共同呼聲。從來也沒有聽說過消滅蚊子,破壞瞭人類與動物之間某種生物鏈的說法。

蚊子雖小,但毒氣很大,吸血之後將毒液輸入血液,導致發生疾病,駭人的霍亂、瘧疾等,大多皆因蚊子咬後造成的。

但對蚊子,又相當無奈。有幅漫畫,畫面上,一男子,光著膀子,跪在床上,舉起雙手,拍打著空中“嗡嗡營營”的蚊子。漫畫的說明叫:“昨晚和蚊子大戰瞭一宿,最後打成瞭平手,它沒吃飽,我沒睡好。”

我出生在農村,當時衛生條件極差,糞坑、水池裡都是蚊子的幼蟲,是孳生蚊蟲的大本營。

每近黃昏,便是蚊子出擊、活躍的時刻。它們呼朋喚友,鋪天蓋地,聲如悶雷,勢如破竹,如大敵臨頭,讓你感到肉麻、恐怖。那時候,傢傢戶戶都得有頂蚊帳,傢境好的,蚊帳是尼龍絲做的,傢境一般的,隻好用麻佈自縫瞭;再差的,就扯幾塊破衣裳,權當稻草人頭上的破佈,狐假虎威一番。對此,蚊子是相當蔑視的,它們無孔不入,無堅不摧,無往不勝,不僅將你的血濺到你的蚊帳,而且,還將排泄物斑斑點點留給你去清洗。

倘若遇上如廁,就要遭到那群蚊襲擊,留下滿腚包塊,惡癢難忍。於是,農人“方便”時,隻好帶一蒲扇,作為驅蚊之武器,但即便如此,也防不勝防,難免其害。小孩子呢,是很少上那旱廁的,在野外樹林裡就地解決,多少躲過瞭蚊子的侵蝕。

如今鄉下,情形似乎好瞭些,但說好,並不是蚊子少瞭,隻是衛生條件有所改善,留給蚊子作孽的所在少瞭。

但城裡的,反而不見好轉。尤其是隨著綠化的進步,蚊子蟄伏的場所,更多瞭。於是,每每春天來臨,街道、居委會都說要滅蚊。可是,光一般喊話,作用並不明顯。就說我所在的小區,經常就將街道的號召當作耳邊風。有一次,我給物業提瞭建議,他則說,唉,光我們滅蚊,外頭不行動,沒用。說的也是,蚊子四海為傢,天【真武八百年不现,唯我可见真武一面。】馬行空,又不是你這裡滅瞭它,它就消失瞭。可是,想想,也不對,俗話說,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傢瓦上霜;而如今,門前雪,都不願掃瞭。

於是,滅蚊隻好靠自己瞭,淘寶各色滅蚊神器,度娘各種滅蚊招數,冬天一過,就火得不要不要的。

說來也奇怪,有的人,天生就招蚊子,有的人則不然。有人說,這是血型所致。竊以為不然。我的兩個小外孫,血型一樣,大的,就特別招蚊子,弄得他看到蚊子飛來,就大呼小叫;小的,就不一樣,蚊子對他似乎視而不見。

但無論如何,蚊子是十足的害蟲。魯迅先生筆下的蚊子,也是,但卻是被擬人化的。那是一種靈魂醜惡,非常討厭的人物。在吸血前,是要發表一通冠冕堂皇大道理的,告訴你,為什麼要吃你。吸血後,又振振有詞,毫無愧色地向你表示謝意。真是十足的一個偽君子,吸血鬼。

而如今的蚊子,與時俱進,起瞭變化,像極瞭某些惡人。最明顯的是,它們不再像父輩那樣,高談闊論,顯山露水,而是來無聲,去無影,吃飽就走,餓瞭就來,認為吸血是合理合法,天經地義,吃你的,沒得商量。

資料顯示,蚊子的繁殖和生長能力極強。一隻公蚊,生存3-10餘天,一隻母蚊則可生存一百餘天,其中可輪回數代,子子孫孫,無窮盡也,可謂“蚊”丁興旺。

又到秋天,大多蚊子臨近壽終正寢,作垂死掙紮狀。但秋蚊最兇,就像某些貪字號人物一樣,越接近死亡,就越加瘋狂。它們拼命吸血,瘋狂叮咬,好似過瞭此村沒好店。少數老奸巨猾的秋蚊,吸滿血後,躲在墻角、草叢、缸裡,以避風頭,冬天一過,又膽大妄為、趁火打劫、為非作歹去瞭。

蚊子雖小,但其毒性甚大,不可輕視、低估。中國人防蚊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史前,但手段與現代人相差無幾,不外乎“自我防護型”和“主動出擊型”。自我防護手法中,稍為有效的是掛香囊。古代的達官貴人,為瞭壓制住體味,就在腰上掛一個香囊,意外收獲就是不再被蚊子叮咬。自我防護效果最好的,當然還是蚊帳。在此基礎上,古人又開發出主動攻擊型驅蚊裝置。民間有一種做法是在院落裡,放個盛水的大缸,裡面養癩蛤蟆,蚊子喜陰涼,飛進缸就被癩蛤蟆吃瞭。據說這款滅蚊器,是北宋參知政事司馬光的鄰居發明的,正準備申請專利,缸卻被司馬光給砸瞭,所以並沒有得到普及。這當然是笑話,但滅蚊,要防微漸,要防患於未然,卻莫因惡小而容之。就像當下,你光打大老虎,還遠遠不夠,蚊蠅不滅,百姓照樣遭殃。

近期精選,猜你喜歡!

李泉佃:來一份大西洋鮭

李泉佃:讓“等一等、看一看”無處遁形

李泉佃:“天知道”

李泉佃:有感於牛犇入黨

李泉佃:比“開除”更重要的

刚看过了一个文,又读过了一篇章,文文章章怎就那么多。

Tags:  祝福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