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恩阁资源网努力打造全网最全的资源分享平台!

首页 >  资讯 / 资源

女子裸睡未关门被侵犯,以为做梦继续熟睡…

诗恩 2019-10-18 资讯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发在小站站,大家看一看。

不知過瞭多久,“滄龍”終於恢復瞭意識,腦袋仿佛要裂開一般,渾身上下的每一處都疼痛不已,好像被戰鬥機撞瞭一般,即便如此,他還是忍住沒有叫出聲來,他接受過華夏最為嚴苛的訓練,這點傷痛,還不足以將他堅如磐石的意志摧毀。

他隻是先緩緩的動瞭動有些沉重的眼皮,接著豁然睜開眼睛,眼中精芒閃動,就如同一道攝人心魄的閃電。也許是沉睡得太久瞭,久違的亮光刺得他兩眼生疼。

經過短暫的適應後,他立即警惕的查看著周圍的環境,多年的生死磨練,讓他養成瞭首先觀察周圍環境的習慣。根據環境制定相應的應對措施,這是他在執行任務中經常幹的事情。

看著那些雜七雜八的設備和儀器,再看瞭一下掛在旁邊的吊瓶,他已經可以確定,這是一間病房,從房間內的那奢華的裝修也猜到,這還應該是屬於豪華病房或者特護病房之類的!

“老子居然沒死?”這是他的第一個念頭!在那樣的爆炸中居然沒死?難道自己重傷之後被人救下來瞭?

他想笑,仰天大笑,連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居然這麼命長!難道真是應瞭那句古話,好人命不長,禍害遺千年?自己算是禍害嗎?應該算吧,至少對自己的敵人來說,自己確實是一個禍害!

他晃瞭晃沉重不堪的腦袋,想確定自己是不是在做夢!這一晃不要緊,腦袋中的疼痛陡然加劇,如同萬千鋒利的銀針刺入腦海,這種來自靈魂深處的劇痛,連他這樣的人居然都覺得有些無法承受!他隻能死死的咬緊牙關,強迫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隨著這股難以忍受的疼痛,一段段陌生的記憶猶如潮水一般湧入他的腦海,這是一段不屬於他的記憶!

這股莫名的疼痛就像夏天的雷雨,來得快,去得也快,雖然僅僅是十多秒的時間,但已經耗盡瞭他最後的體力,渾身上下如同在水中泡過一般,險些令他虛脫。

從劇烈的疼痛中恢復過來的時候,腦中的記憶已經從混亂不堪變得清晰明瞭——徐少棠,這是這段陌生的記憶的主人的名字。

他下意識的看瞭一下還插著各種管子的手臂,眼中瞬間漏出駭然的目光,這絕對不是自己手臂!自己的手臂應該是滿是蘊含爆炸性的力量的肌肉,而這隻纖細而白嫩的手臂,明顯是屬於記憶中那個養尊處優的公子哥的!

這個發現,頓時讓他變得緊張起來,連忙忍疼支起身體,靠近旁邊的鏡子。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完全陌生的臉,也是腦海中那個“徐少棠”的臉!隻是這張臉上現在卻滿是淤青,腫得跟豬頭一般,腦袋上還纏瞭一圈紗佈!

“哐當……”

他木然的倒回病床上,甚至已經忘記瞭身上的疼痛。

怎麼回事?自己的靈魂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公子哥身上?靈魂轉移?或者靈魂穿越?這一刻,即使曾經受過嚴苛訓練的他也變得不淡定起來!

是個人遇上這種不可思議的事都不能淡定。雖然,因為特殊的身份,他聽過很多常人根本沒有聽過的奇談,也見過太多稀奇古怪而又無法用科學來解釋的怪事,但他卻從來沒有遇到過靈魂轉移這種怪事,這已經完全超出瞭他的認知!

他不該是徐少棠,他的代號應該是“滄龍”,他自己也忘記自己的真實名字瞭,對他而言,“滄龍”就是他的名字。另外四個人和他一樣,也沒有名字,代號分別為“金虎”、“鐵豹”、“火鳥”和“暴雨”。

他們同時隸屬於華夏軍方的最強大也是最神秘的部隊——“執法者”。

知道這個組織的存在的人,除瞭組織本身的幾位成員之外,絕對不會超過十位,甚至還包括這個組織的創始人在內!知曉他們存在的那幾位,無不是跺一跺腳就能讓華夏大地顫抖的人物。

前幾天他接到任務,前往太平洋上某個無人島嶼摧毀敵人的基因戰士實驗室,這種任務,他已經不是第一做瞭,自然是駕輕就熟。然而,當他經過幾天的潛伏,順利進入實驗室後才知道,這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陷阱!這裡根本沒有情報上所說的基因戰士實驗室,隻有兩顆為他而準備的小型核彈!

“執法者”組織的五個人雖然個個都擁有強大無比的實力,但在核彈面前,任何強大的力量也無法抗衡!

他當然知道自己被人陷害瞭,但是,知道這個組織存在的那幾個人,好像都沒有任何理由要取他的性命,那些人都是國傢的元老,怎麼會對“執法者”的隊員下手,這無疑是自斷臂膀的行為。可是,除瞭那幾位手眼通天的人物,那又會是誰呢?又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存在的?又為何要費盡心機的毀滅自己?

當他還在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病房的門被匆匆推開,緊接著,一位看起來隻有三十歲左右的婦人跌跌撞撞的沖瞭進來。這是一位美麗的婦人,歲月並未在她臉上留下太多痕跡,即使她此刻顯得有些六神無主,但還是難掩那迷人的風情。

若是其他人,或許早已被這位婦人的風情所傾倒,不過“滄龍”卻知道,這個女人的實際年齡是四十六!隻因保養有方,看起來跟三十多歲的人差不多。

他為什麼會這麼清楚的知道婦人的年齡?因為,這位婦人正是他現在這副軀體的主人的母親——方蘭。

“少棠,你醒瞭?你真的醒瞭?”方蘭陡然看著睜開眼睛註視著自己的兒子,整個人瞬間如同被雷擊中,難以置信的看著病床上的兒子,眼中的淚珠卻像斷線的珠子一般落下。待她回過神來,連那喜極而泣的淚珠都沒有擦拭,慌忙上前抓住兒子的手,嘴中不斷的念叨著“老天保佑”之類的話。

驀然被人握住手,他本能的想要將手抽出來,但卻突然想起,自己現在已經不是那個強大的“滄龍”瞭,他是徐少棠,天海出名的花花公,臭名昭著的紈絝富二代!

也許是這麼多年從未感受所謂的母愛,或者是腦海中徐少棠的殘魂在作祟,他最終還是忍住沒有將手抽離。

既然上天給他一個重生的機會,他決定好好的活著,現在這個身份,無疑對他調查那個針對自己的陰謀有巨大的作用!沒有人會想到,強大的“滄龍”現在居然成為瞭一個花花公子!也許,對有些人來說,他的命並不是很值錢,但他自己卻應該珍惜,誰想要他的命,那就得做好接受他的報復的準備!

也許他即將面對的敵人可能會強大得超出他的想象,但他依然會發起反擊!

徐少棠張瞭張嘴,那一聲“媽”還是沒能喊出口,他對這個稱呼太陌生瞭!從記事開始,他的腦海中便沒有這個詞的存在,更不知所謂的母愛到底是什麼東西。

方蘭並沒有註意到兒子的異樣,隻是興奮的沖著門外大喊:“醫生,醫生,快來看看,我兒子醒瞭……”

隨著一陣急驟的腳步聲,幾個醫生推門而進,看著睜大眼睛的徐少棠,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是一個已經被全院所有的專傢判瞭死刑的人,要不是徐傢花瞭重金,他們甚至都懶得醫治!這位爺被送進醫院的時候,已經被人打得不成人形,全身器官大出血,還有嚴重的腦震蕩,這樣居然也不死?

幾位醫生懷揣著瞻仰神跡的想法替徐少棠檢查瞭一番,竊竊私語的交流瞭一番意見,最終由一位年長的醫生開口道:“徐夫人,非常高興的通知你,徐公子已經脫離生命危險,而且內部器官在以前所未見的速度快速恢復,相信不久就可以出院瞭!”

從醫幾十年,他還從來沒見過這等怪事,必死之人活過來也就算瞭,器官受損那麼嚴重,現在卻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要不是他是個無神論者,他都以為這位爺是得到瞭神靈的庇佑!

聽到自己的兒子已經脫離瞭生命危險,方蘭臉上的陰霾盡去,眼中激動的淚水一刻也沒停下。要是沒瞭這個兒子,她覺得自己也活不下去瞭,這兩天,她甚至都開始想著怎麼去死瞭!

看著方蘭的神情,徐少棠一聲嘆息,所謂慈母多敗兒,那個徐少棠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就算不去整理腦海中的記憶他都能猜到,隻怕多半是她過分寵溺造成的!

嚴師出高徒,棍棒出孝子!這是傳授自己“禦龍訣”的那個死老頭子說的!現在想想,倒還真是那麼回事。

要不是自己的靈魂占據瞭這副軀體,恐怕這位爺早就見閻王去瞭。是自己應該感謝徐少棠,還是徐少棠應該感謝自己呢?兩個必死的人居然以一種奇特的方式活著,倒也算是緣分。

門外再次傳來腳步聲,徐少棠抬頭看瞭看,嘴角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徐少棠的父親,徐文正!

徐傢祖籍江南,徐文正十六歲時外出闖蕩,如今整整四十年過去瞭,終於在天海這樣的大城市闖出一片天地!

在徐少棠的記憶中,不知道已經多少年沒有從徐文正的臉上看到笑容瞭,至少在他面對徐文正的時候,徐文正從來沒有給過他好臉色!當然,這也怪不瞭徐文正,隻能怪這位爺自己不爭氣。

“混賬東西,你居然還沒死?”徐文正看到徐少棠,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劈頭蓋臉的罵道:“我徐文正一生光明磊落,不知道怎麼生出你這麼個逆子!”

聽到自己的兒子死裡逃生,他雖然高興,但一看到這混賬東西這副樣子,又想起他做的那些混賬事情,要不是看到這混賬現在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徐文正真想上去抽他兩巴掌!

所謂老子英雄兒好漢,自己卻怎麼生瞭這麼個不成器的東西,平時聲色犬馬、仗勢欺人也就算瞭,這次居然差點犯下強奸罪!強奸的對象還是自傢的盛世集團的營銷總經理宋以諾!

也不知道那宋以諾到底什麼來路,身邊居然一直都有隱藏的保鏢保護著,宋以諾進入盛世集團三年,卻一直都沒人發現這兩個保鏢?結果是,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兒子強奸不成,反倒差點被宋以諾的保鏢打死!

看到徐文正進來,方蘭立即伸手攔在徐少棠面前,“徐文正,你來幹什麼?還嫌兒子傷得不夠重嗎?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動少棠一根頭發,我馬上和你離婚,離婚!”

“他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不都是你造成的嗎?現在都這個時候瞭,你還護著他?”徐文正確實想大罵徐少棠一頓,但聽到妻子的威脅,還是不甘的將到嘴的話咽瞭回去,轉而將怒火發泄在妻子身上。

慈母多敗兒啊!也許很多人羨慕擁有龐大的盛世集團的徐文正,但隻有他自己知道心中的那份苦!在外人面前,自己或許是一位風光無限的富豪,但回到傢裡,每當看到這個不成器的兒子,他甚至都希望從來沒生過這個畜生!

“是,是我寵著他,是我溺愛他,我就這麼一個兒子,我不寵他寵誰?你要是看我們娘倆不高興,等少棠好瞭,我立即搬回娘傢!沒有盛世集團,我們娘倆也不會餓死!”隻要一說到自己的兒子,溫柔知性的方蘭就會變成一頭發怒的母獅,任何對兒子不利的人都會被他撕成碎片!

看著便宜爹媽在病房中吵個不停,徐少棠隻感覺一陣頭大,想要勸一下,卻不知從何勸起。

在方蘭拿離婚出來威脅後,徐文正頓時被噎住,隻能拂袖怒道:“你……你這樣下去,遲早要把他害死!”

“總比被你打死強!”方蘭雖然知道兒子是被自己寵壞瞭的,但嘴上卻不肯承認,面對徐文正的責問,她毫不猶豫的展開瞭回擊。

接下來,夫妻二人在病房中激烈的爭吵起來,病房中的醫生見情況不妙,都悄悄的退出瞭病房,隻留下徐少棠這個不能行動的人,若是他能動,他也會走出病房,讓他們兩個慢慢去吵。

為瞭徐少棠這個不成器兒子,夫妻兩人不知吵過多少次,但這次無疑是爭吵得最激烈的一次。

“好瞭,你們別吵瞭,我以後會改的!”徐少棠最終還是憋出一句話,他不想看到這兩人再這麼吵下去,而且他肯定會改的,因為他早已不是以前那個徐少棠瞭!

爭吵中兩人頓時停瞭下來,用一副見鬼一般的目光看著病床上的徐少棠,以這個混小子的個性,不叫囂著要去找宋以諾報仇,居然說要改掉以前的毛病?

“看來腦袋還是沒有恢復……”夫妻二人不約而同的搖頭嘆息。

一星期後,徐少棠終於出院。

所有的醫生都認為這位爺定是受到瞭神靈的庇佑,這麼重的傷,按照他們的推測,至少都得在醫院待上三五個月,可這才一個星期的時間,這位爺居然活蹦亂跳的走出瞭醫院!

徐少棠自然不會告訴他們,自己之所以能恢復這麼快,完全是自己的內功在起作用,雖然現在這副身軀沒有以前的強大,但並不妨礙自己修煉“禦龍訣”!

徐少棠也趁著這段時間整理瞭一下腦海的信息,要不是看在自己現在就是這位爺的份上,他都想親自動手把這位爺掐死!

徐少棠,也有人稱之為“徐壞”,二十五歲,盛世集團副總裁,當然,這隻是一個虛職而已。實際上,這位爺去盛世集團上班隻有一個目的——追求號稱“天海之花”的宋以諾!

徐少棠從小含著金湯匙長大,吃喝嫖賭,那是樣樣精通!一次偶然間見到宋以諾,頓時驚為天人,死皮賴臉的問徐文正要瞭個副總裁的職位,原本還想利用這個職位潛規則瞭宋以諾,誰知道別人卻完全不理他,他後來又用瞭許多手段追求宋以諾,每次都是被宋以諾毫不留情的拒絕。

直到前一段時間,徐少棠再也忍受不瞭宋以諾對自己的冷淡瞭,借著醉酒的勁頭,在幾個朋友的慫恿下,居然想對宋以諾用強,結果就是自己被宋以諾身邊的保鏢打瞭個半死,確切的說,是已經打死瞭!

關於宋以諾的身份,以前的徐少棠也從來沒有去打聽過,在他眼裡,宋以諾不過是盛世集團的一個營銷總經理而已,最多也就是個有點能力的普通女人而已!

好吧,他承認,宋以諾確實很優秀,拋開她的美貌不談,二十歲從天海大學畢業,然後進入盛世集團,短短三年時間,從一個普通的業務員,變成年薪幾百萬的營銷總經理,完成瞭很多人一輩子都不可能完成的職業晉升。就這一點,就足以證明宋以諾的優秀!

優秀的女人總是很自傲,宋以諾當然也不例外。這些年,追求宋以諾的人不知凡幾,其中不乏徐少棠這種富二代,也不乏那些自詡才華橫溢的青年才俊,但她卻從未答應過任何人的追求。

徐少棠坐在車上想著關於宋以諾的事情,不多時,司機已經將他接回瞭傢。雖然他早就在那個敗傢子的腦海中找到瞭關於徐傢別墅的印象,但親眼看到後,還是被震撼到瞭。

徐傢的別墅,與其說是別墅,不如說是莊園,居住區隻是很小的一部分,大部分的地方都是人工造景,光是豪華的遊泳池就有兩個,還有占地面積龐大的後花園,甚至有專門的一大棟別墅提供給傭人司機和保鏢等人。

徐少棠不得不感嘆,有錢人的生活還真是奢侈。當然,他隻是在心裡感嘆一番,他是絕對不會拒絕這種奢侈的生活的。

“明天去公司,親自去給以諾道歉!”徐少棠剛回到傢中,徐文正便來瞭命令。

其實有時候,徐文正也希望宋以諾能成為徐傢的兒媳,至少,若是自己的兒子不爭氣,以宋以諾的能力,至少可以保住自己辛辛苦苦闖下的這番基業,甚至更上一層樓也不無可能,這也是他放任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兒子去追求宋以諾的原因。明明知道這混小子配不上宋以諾,他心中卻還是保留著極其渺茫的希望,隻是,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後,他知道,自己心中那極其渺茫的希望也徹底破滅瞭。

現在,他也不指望宋以諾能成為自己的兒媳婦瞭,隻希望兒子和宋以諾之間不要再生事端,雖然他不太清楚宋以諾的身份,但一個隨時都有保鏢暗中保護的人,想來也不是一般的人物,隻是不知道這樣的人物為何會選擇在盛世集團工作。

“道歉?”徐少棠倒是沒有考慮這麼多,隻是莫名其妙的看瞭徐文正一眼,使勁搖頭道:“我差點強瞭她,她的人也差點把我打死,我們倆扯平瞭,誰也不欠誰!”

他是誰?“執法者”組織中最強大的“滄龍”,何時跟人道過歉?永遠都隻有別人給他道歉的份!

“混賬!”徐文正忍不住破口大罵,經過在醫院這一周的觀察,他還以為這個不成器的東西真的改瞭,心中正暗自高興,沒想到這不成器的東西剛好起來就露出瞭原形!

聽到徐文正的罵聲,方蘭圍著圍裙,急匆匆的從廚房中跑出來,生怕這個老東西又教訓自己的寶貝兒子!

正在這個時候,傭人前來通報,天海市局局長李修平帶人過來瞭。

“有請!”徐文正瞪瞭牛氣哄哄的徐少棠一眼,連忙叫人將李修平迎進來。

當李修平進來的時候,徐文正頓時感覺有點不對勁,他和李修平也算是頗有交情,以前李修平來徐傢別墅從來都是一個人前來,今天卻帶著大隊的警員,其中還有不少的武警。

“李局長,你這是?”徐文正微微皺眉,臉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平時他都稱呼李修平為“老李”,不過當著這麼多警員的面,他還是給予李修平足夠的面子。

而且,常年在商場上摸爬滾打,早已讓他學會瞭察言觀色,看李修平的神色,他突然有種不好的感覺。恐怕這次的事情不像表面那麼簡單。

篇幅太長啦~ 後續更加精彩!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繼續閱讀哦!

刚看过了一个文,又读过了一篇章,文文章章怎就那么多。

Tags:  祝福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